日军二战王牌师团,号称枪法精准,日军二战为何很少有王牌狙击手? <#21---->


时间:

这个,怎么说呢,其实二战时期的鬼子步兵如果用两句话来形容,可以这样说:第一句话是大部分老鬼子(也就是1937年到1942年打满全场,到了1942年以后“全员玉碎”在太平洋岛屿上的那批老兵)的战斗意志坚定,战术素质过硬,尤其是枪法极准;第二句话是无论是老鬼子还是小鬼子,其体内的中二之魂始终都在熊熊燃烧,直接导致了二战时期的日军部队一方面看起来极为凶悍,一方面在某种程度上又显得极为智熄和搞笑。

说到老鬼子的凶悍就不能不说老鬼子的步枪射击技能,历史上的日本军队由于对于所谓“武士道”精神的迷信,极其信奉所谓的“白兵主义”,换言之就是“三百米内硬功夫”。只不过人家部队除了“三百米内硬功夫”还有更多的班属与队属支援火力,鬼子那就只有“步兵包打天下”了。根据抗日战争时期的战史记载,早期的日军老联队与常备师团士兵步枪射击极为精准,相当多的“老鬼子”可以轻松做到在300到400米的距离内命中静止目标,200到300米的距离内首发命中移动目标的地步。这种枪法碰上当时大多数士兵连工事都不知道怎么修,瞄准都不知道怎么瞄,冲锋的时候只知道扎堆的国军部队,国军部队立马就吃了大亏。

但是鬼子兵的射击能手这么多,怎么就没出几个狙击手呢?这就跟鬼子体内的中二之魂有关系了。跟我军一样,鬼子部队长期对狙击手的战役与战术作用认识不清,到了战役层面完全不知道狙击手的特种作战性质及可以用于敌后渗透狙杀高价值目标——这并不奇怪,当时的日军在特种作战方面根本就是一张白纸;而到了战术层面日军又认为狙击手可以用来在战场上配属给分队作战起到阻滞敌军攻击前进的

作用——换言之就是给你一把枪,你就跟着某个步兵小队行动,靠你的枪法把英美鬼畜阻挡半天,去吧骚年——这个精确射手的路子其实也没有什么大错,问题是鬼子到了后期玩上了全员玉碎,这群精确射手未能免俗也开始“玉碎”了,于是日军的“狙击手”经常蹲在树上甚至用背包带把自己绑在树上,就图一锤子买卖干死一个够本干死两个多一个垫背的——这种中二病一般的使用方法自然让日军狙击手损失极大,谈何王牌狙击手。

以上是《军武次位面》为您解答,赞同回答的话,欢迎关注我的头条号^_^

这跟二战日军的战术以及战斗精神有关系。

我们先说战术问题,二战时期的日军主要以陆军为主,特别是在一战结束后,日本的军队现代化建设突飞猛进,在日俄战争中,日本陆军取得了很好的战绩,于是日本人在陆军的发展上狠下功夫。


日军在二战前期,由于兵源充足,训练有素,在单兵训练上肯定是居于世界前列的,在整个亚洲地区就是最强悍的,他们学习了西方特别是德国的现代化陆军教育,并结合了自己的士兵特点,迅速的把日本的单兵作战能力提高了很高的档次。

日军在军队作战战术上,基本遵循的是单兵能力强,但是以总体作战单元为基础的,不提倡以狙击方式进行战争进行。虽然日军的单兵射击能力非常强,他们大部分士兵可以做到精准射击300米以外的静止目标,200米内的移动目标。

日军在进行侵略战争前期,由于军事实力太过悬殊,日军基本没有遇到过多少有效的抵抗,他们凭借专业化的军事战术素养和整体作战能力,侵略推进是很顺利的,所以也没有必要在长驱直入的情况进行狙击作战,也就不是很看重狙击科目训练了。

二战后期,日军与美军的作战中,又明显的落后于美军强大的军火装备了,特别是在太平洋战争和本土抵御作战中,日军处于被动挨打状态了,此时日军才用所谓的“玉碎”行为采取“兑車”似的狙击作战,无非就是把射击精度比较高的士兵绑在某棵大树上,对行进的美军进行狙杀,杀一个算一个,因为一旦枪响,肯定暴露,在美军强大的火力情况下,基本就是死。

此时的日军狙击其实不算是专业的狙击作战,最多就是放冷枪而已,根本达不到狙击特种作战的战术作用。

我们再说日军的战术精神

日本是个疯狂的民族,崇尚“武士道”精神,他们从骨子里希望能够正面面对敌人,如果能够玉碎,那就更完美了,他们虽然在军事技能和训练上学习西方先进的理念,但在士兵精神上却一直顽固而保守。

在二战期间,狙击特种作战方式对于崇尚“武士道”精神的日军来说,其实是排斥的,所以也就决定了狙击作战从根源上无法得到有效的推广和训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