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期间苏联对待俘虏,二战期间,你的亲戚在干什么?


时间:

我家老人们就一个可以说说,我外公的弟弟,是火车司机,在徐蚌线开火车,拉国军士兵时,给日本飞机炸死了,具体情况不清楚,当时的情况,能把这点消息,告诉给家属,已经很不错容易,我家也足够幸运了。



别的老人都没什么值得说的,因为我也很少听他们提那个时候的事,总的来说,是没出什么英雄人物,也没出什么坏人,这个是知道的,因为建国后,我家两边老人都没因为出身,历史问题受过冲击,那就说明很干净。那么再朝前推算,二战时期,家里因该是顶着亡国奴的帽子,当了几年顺民,万幸日本人的灾祸没有落到家里其他老人身上,嗯,这也说明我这吃瓜群众的身份和本事,也是祖上传下来的。

日占时期,我国大多数人口密集区域,都沦陷了,小老百姓人家,对此也担不起什么责任,能够活下来,也是老天爷赏脸。要说到这事,在座的咱们大家,老祖先到现在的咱们自己,也不是光逃过日本人这一劫了,可也不是都在呢嘛?这种八字,搁现在流行的说法,那叫欧皇啊!咱们自己得互相恭喜一下才行呢。光说二战时期,我们国家,一村一寨,一镇一城,给人屠个就剩几个漏网之鱼的事可不少。我们活着的人,该记的仇,怕也要一直记着才行。

姥爷山东人,29年生人,家里老大,下面弟弟妹妹七个。因为家里穷,人口多,活不下去,9岁被迫给日本鬼子挖煤。狗洞煤窑,人爬进去,倒退着再出来,一天两个大米饭团。晚上睡在露天的窝棚里,有一次突降暴雨,几个累的不行的中国人,被泛滥的雨水直接淹死,都没醒过来。煤窑因为经常塌方,死了不少人。当时日本在山东气数已尽,不算全面占领山东,对中国人还不是特别残忍,所以姥爷也算大难不死。至今小腿迎面骨的皮下还都是黑色的,里面都是煤渣。脚被钉子扎穿,弄了把煤糊上,接着干活。后来解放山东,姥爷他们一帮苦工被控制在小煤矿的房子里,被日本鬼子当人肉盾牌。八路军当时真的是以百姓为重,没有强行进攻,最后被日本鬼子控制的一个中国人都没有死。我姥爷当时主动帮八路军搬烈士遗体,那年才十岁出头。后来八路军看我姥爷革命态度好,就带着姥爷跟部队走了。因为岁数小,在部队给做饭的大师傅帮工。因为部队做饭会有烟火,容易暴露目标。为了保证前线阵地安全,做饭的地方距离前线阵地最近也要五公里,姥爷每天挑着担子给前线阵地送饭。16岁,参加解放安徽蚌埠。部队急行军,我姥爷是人体桥墩,在四月份的冷水里撑着浮桥站了一白天。当晚直接胸部往下没知觉,在后方医院卧床治疗将近一年。两个护士轮流悉心照顾,接屎接尿擦身子。最后没有留下任何病根,完全康复。解放后,因为没有什么文化,去了铁路上班,直到离休。我姥爷非常热爱祖国,感谢党和国家。我妈妈四岁的时候,在准备施工的铁路枕木上撒了一泡尿,被我姥爷一脚踹翻。用我姥爷的话说,这是不珍惜国家财产。大家都知道,枕木就是露天摆放的碳化木,就是用来风吹日晒的,一泡尿不会造成任何影响。后来唐山大地震,姥爷奋不顾身参加抗震救灾。我们这边又发大水,姥爷不管自己家,又去参加抗洪抢险。用我姥姥的话说,家里值钱不值钱的所有东西都在水里飘着,家里一个男人都没有,没人管。姥姥当时气的要跟姥爷离婚。姥爷当时家里最值钱的一个红木座钟就是那个时候泡坏的。汶川地震时姥爷已经离休了。但是姥爷看到汶川地震,想起了自己参加过的唐山地震救灾,一夜无眠。第二天拿钱去单位捐了一笔特殊党费。现在姥姥姥爷都健在,祝二老长寿吧。中国是二战主战区,也是二战的受害国,虽然我们最后胜利了,但是我们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全中国军民用奋不顾身的抗日精神,牵制住了日本百分之九十的地面陆军,为二战最终胜利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最后,向所有保家卫国的战士们,致敬!!不管是现在的,还是过去的,这些战士,才是共和国的脊梁!